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舒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9-07-01 03:20:00  

2009-07-01 03:2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日誌
今天看到的 Video《Candle in the Wind》
朋友把 Elton John 的《Candle in the Wind》的 video post 了在 Facebook 上。雖然夜已深,但我還是情不自禁地隨著旋律大聲大聲的唱起來,很快地且有一種悲從中來的感覺。又赫然發現,原來每句歌詞,仍記得一清二楚...「再見,Norma Jean,那個坐在第 22 排的少年向你說,他眼中見到的你,不止是性感,不止是瑪麗蓮 ? 夢露...」無他,這歌面世時,我也是個坐在第 22 排的懵懂少年,電影的浩瀚宇宙,Elton John 的音樂天地,那份朦朧的青春躁動,都叫我
刻骨銘心。
然後,好像是由戴安娜的遽逝開始,每次這首歌響起來的時候,就是一位巨星的死亡。今次是MJ。
然後,又看了一個 MJ 的 Liberian Girl 的 MTV(是的,那時還叫 MTV,不叫 MV)。嘩,原來群星雲集(雖然不少在今天已星沉影寂,但在當年卻個個如日中天,風華正茂),而 MJ 只在最後一個鏡頭從天而降——坐在一具升降攝影機後扮攝影師,著地時只佻皮地笑著說了一句話(背後有人喊道:「米高,我們愛你!」)「好了,各位!收工!」(“OK, everybody! That's a wrap!") 很喜歡聽到 MJ 的笑聲,因為像極了銀鈴,而且有著一份小孩似的 clarity 與 lucidity(我知道,因為軒軒的笑聲就是這樣子的;所以 MJ 愛與孩子為伍,我相信是真心的)。Video 裡的 MJ 長了一頭及肩的鬈髮,一件閃亮的綢質紅襯衣,結了一條深棕色窄身領帶,青春煥發、神采飛揚。高挺的鼻樑相信已經修理過,膚色也比較沒那麼黑,但卻是真的漂亮。很漂亮。
幾個小時前,巴黎來的短訊,說 Pina Bausch 死了。朋友表示不可置信。
其實應該要告訴自己:是時候要習慣面對和接受死亡了,不僅是從前影響了我們一生選擇或(價值)取向的偉大的藝術家們,抑或是身旁的親人、長輩。原因很簡單:because our days are also numbered。每一個逝世的人,都給我們帶來一段又一段的回憶。但回憶的作用,其實不是讓我們縱容在某種陶醉或傷感的情緒裡,而是讓我們有機會檢視:我們是怎樣走過來的。所以不管如何,我們還是應該感恩的。
把逝者純粹當作一名偶像看待,緬懷「他/她給過你的美好時光」,不啻是 trivialise 了他/她偉大的一生與成就。如果說這個城市最大的問題是什麼,答案就在這裡:我們已太習慣把所有事情都變成 trifles,就連生命也一樣。
Pinter、安東尼奧尼、褒曼、MJ、Bausch和他/她們的作品與legacy,如果都是trifles的話,世界早就不一樣了,你、我早就不一樣了。
鏈接:
2009-07-01 03:20:00 - 舒琪 - 舒琪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0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